暮倚澄舟

【all叶】start all over again-18

OOC

今天有一个帅比生日她的多更完成了♪

本来还有一更的,一不小心去十区吃了吃肉就没时间了(你

 

我是真的、不会写比赛(目死

一写比赛这章就没了耶,感情线下章……再刷吧(。

「18」

 

这次黄少天的打法跟之前比起来多了些不易察觉的谨慎。他积极的在频道里发着的废话,大有误导叶修以为他没有吸取教训的意味。混迹于职业圈多年,叶修不可能连他真实的状态都看不出来,他那点诈在他面前显摆也太勉强了。

 

在拥有记忆的这点前提下,他对他们了若指掌。其实只要他们辨别出了他是“叶秋”,也是能做到这一点的。

 

叶修算了一下蓝雨的方位,给嘉世的队友发了信息。主场地图的优势立刻体现了出来,他们按计划中的一环准备绕背突袭。蓝雨的其他人迟早会赶来,叶修不敢和黄少天多纠缠,草草的对战了没两下就准备跑路了。

 

当然黄少天是不会让他这样轻易就跑掉的,刚才的打斗是他占了上风。接下来朽叶不止很可能归队,他可以通过大致方位判断出嘉世的隐匿位置。

 

夜雨声烦:叶修你跑什么跑?这就招架不住本剑圣了吗!我就说之前那场单人赛是个意外嘛!

 

黄少天压根没指望他会因为这种激将法而调头,可没有得到叶修的回应,他心里还是有些失落。记忆里的叶秋也是这样,从不把他放在心上,对他的追逐放任、却又不做理睬。这样的做法比隔靴搔痒还难受,叶秋就是不肯给他一个痛快。让他心里一抽一抽的痛,又舍不得放手。

 

他操纵朽叶不止绕了个圈,黄少天察觉到叶修是在拖延时间了。恐怕是要给嘉世的队友争取转移的机会,可蓝雨也不是吃素的,见黄少天跟叶修兜起了圈子,立刻猜到有诈,调转了方向。

 

朽叶不止:既然不服,有本事你来打我啊?

夜雨声烦:打就打!难道我怕了你吗!!

 

这种时候叶修竟然反倒激将起他来了,黄少天差点就着了他的道。还好他还没忘记自己的机会主义风,一直消耗着叶修的体力,寻找着他动作里的差池。他也在不动声色的引诱叶修向蓝雨的方向靠近,争取把他一发拿下。这边离嘉世的换人区有一定的距离,一定能给他们争取宝贵的机会。

 

刚才叶修嘲讽他的时候黄少天觉得那句话特别有画面感,他好像把这个表情珍藏多年了、和漂浮的记忆一起呼之欲出。越是和叶修对战,他的某种既视感就越强。

 

嘉世那边已经绕背成功,但蓝雨察觉到他们的意图及时调转了。现在蓝雨那边还没摸清地图,肖时钦就让苏沐橙单枪匹马去高点先诈一诈、引人过来,而自己蹲守原地。夜雨声烦是蓝雨的主攻手,现在被叶修牵制着,可孙翔没有被控制住,他可以趁乱去打乱他们的阵形,再分个集火。

 

作为战术大师之一,喻文州自然能看出他们的意图。苏沐橙在高处放冷枪,一开始的确乱了军心,让他们已经嘉世已经全部转移完毕要强攻了。揽住了准备去摸索一下情况的卢瀚文,喻文州给黄少天发去了归队消息。

 

现在他缠着叶修其实是蓝雨在吃亏,叶修不是嘉世的核心人物,缺了他照样有攻击强力的角色。可他们这边卢瀚文年纪还小,没法独挡一面,剩下的又没个远程职业,对付枪炮师要近身很吃力。

 

这边黄少天还沉浸在和叶修PK的熟悉感里一时没法抽身,看见索克萨尔发来的讯息,还是第一时间往回赶了。朽叶不止见状乘胜追击,没有一丝即将对上蓝雨全员的畏惧。叶修整理好情报就给生灵灭发了信息,那边应该也会及时做好调整。

 

现在队里的领导权没在他手里,叶修有再多的想法都必须经过其他人的协商,顿时还有点力不从心。可至少比旧嘉世好上了太多,他有了一群学会了配合的队友,这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

朽叶不止:啧,刚才谁还说要打我来着?反被追的感觉如何?

 

黄少天,你要忍住,不能转身去打那个把没下限发挥到极致的男人……

 

刚才叶修都被他打得到处逃窜了,明显没有认真和他对战的意思,想想还挺不甘心的。他就那么激不起他的战斗欲吗?

 

叶修跟着夜雨声烦到了蓝雨大部队这边,正看见背后的孙翔前来应援了,还没跟他接应,一扇死亡之门就突兀的展开了。

 

索克萨尔举着魔杖施展法术,计算时间十分精准,似乎早有准备。叶修也不含糊,他可从未想过喻文州会站在原地像个木头似的等他。

 

孙翔刚想在频道里提醒他小心,朽叶不止就翻滚了过去,躲得也分毫不差。叶修的心眼比他预料得还多,受身后不忘攻击最近的李远,龙牙出手,炫纹展开。他心里不免又有点暗叹,叶修的实力在正式场上也锋芒毕露,自己之前还那幅瞧不起人的态度,想想都好笑。

 

他对叶修的别扭不是一天两天了,就算现在把他当了对手看,孙翔还是没法想象自己对叶修和颜悦色的样子,太恶心。叶修也很习惯他的态度,放任他有些口是心非的行为,好像看出了他在努力改善态度,又从不说出来,狡黠得吊胃口。

 

躲过了死亡之门,喻文州又准备了后招,起手就被一叶之秋打断了。后来的乱战展开,一时场上有点混乱,喻文州暗中指挥卢瀚文保护牧师转移,一边让黄少天去后方迎接嘉世的其他人,冲散局面。

 

不动声色的提防着叶修的动作,喻文州意识到自己在叶修身上倾注了太多注意力。潜意识里他就想着不能小窥这个人。或许在他记忆深处,这个人一直都拥有着逆转局势的能力吧。就像从前那个操纵着一叶之秋所向披靡的叶秋一样,无论身处怎样的逆境,都能通过过硬的技术和谋略杀出一条血路。

 

他知道叶修现在表情一定很专注,在场上和场下的气场一定会判若两人。他的眼眸中会迸发出鲜明的光辉,唇角带着若有似无的笑,享受单纯又复杂的对战。

 

那样的画面早已烙印在了某个地方,让他瞬间就能脑补出这么一大段出来。如果亲眼目睹了那一幕,他会有作画的欲望,将那幅画面永远留在笔记本里……准确来说,他会有重画的冲动。

 

喻文州笑着拦下了朽叶不止,他手速慢,但并不意味着他不难缠。那么,就让我来会会你吧……叶修、前辈。

 

他心里的确早就有了一个答案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

评论(19)
热度(644)
©暮倚澄舟 | Powered by LOFTER

一条垂死挣扎的咸鱼。/傻白甜即正义。/月更转日更转月更写手/自带手癌BUG/基本是个废人了/在退圈的边缘试探/cp@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