暮倚澄舟

【all叶】start all over again-6

·OOC

·拖了这么久才更真是不好意思w不知道还有人记着这篇没w节奏依旧很缓慢w这章心满意足的再次刷了伞修w

话说我越写越对时间线混乱……如果出了什么BUG请务必提出来……

 

「6」

 

  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,重逢的伤感很快在没完没了的嘴炮里变得无影无踪。苏沐秋也没拿叶修红了眼睛这事嘲讽,毕竟人艰不拆。

 

  待叶修又谴责了苏沐秋没事飘着对心脏不好后,总算开始收拾这个即将成为他再次封神之路起点的房间。

 

  嘉世原本的宿舍自建立起已经有了近九年,联盟发展踏上正轨后陶轩就重新翻修了一遍,整个战队焕然一新。这间宿舍以前住过人,但打扫得很干净,叶修没多的要求,光看桌子上那个有荣耀插卡器的电脑就满足了。

 

  把行李拿出来的时候叶修反射性的想喊苏沐秋来帮忙。干站着看他含辛茹苦的整理人干事?话都滑到喉咙口了才想起来幽灵状态的苏沐秋除了能和他说说话,解解闷之外还真的派不上用场。

 

  “来沐秋,看你都可怜的十年没碰荣耀了,哥让你重温一下。”

 

  这么说着,叶修打开荣耀登录了“朽叶不止”的账号。一上线就看见嘉王朝公频里对他的夹道欢迎。

 

  “呵,我又玩不到。”

 

  苏沐秋嫌弃的扫了叶修一眼,还是屈从于对荣耀的热情勾着头看那承载了多年风雨的屏幕。

 

  “能看就知足吧,我都把你从孤独一生中解救出来了哪儿来那么多不满。”

 

  你确定你真的懂解救孤独一生的意思?苏沐秋犹豫了下还是没说出口,只是苦笑着调整了一下浮在空中的身体的视角。

 

  多年前那份未能道出的心思没有被时光消磨,还愈演愈烈。但他都莫名其妙变成这副鬼模样了,无法触碰的炽热痛楚无时无刻在警示他,就这样保持距离就好。

 

  “说起来……我辛苦造出来的却邪和千机伞都给你弄没了?”

 

  看朽叶不止拿着他的那把橙武上下窜动,苏沐秋才想起自己钻研了那么多天的银武就这么白白花落别家了。

 

  “千机伞那也不是我想弄掉的啊……要不你再给哥造一把?”

 

  “你就想得美吧!”

 

  听苏沐秋提起武器叶修才想起来,以嘉世技术部门的技术要造把银武出来也不难,可俱乐部那边却一直没消息,想必还没准备让他出道。

 

  不过叶修有信心在挑战赛里再展现一下自己的实力和稳定性,也不怕上不了场。想到会把小唐的最佳新人给抢了他也没什么歉疚之情。

 

  苏沐秋托着腮还真的认真思考起了给叶修重新弄武器的事情来,当年凭着他一己之力都能造出却邪,现在有了嘉世作后盾就更现实了。

 

  “…我有点思路了,你们公会材料可以随便用么?”

 

  “哟苏沐秋大大还真的在考虑啊!那就谢谢了,随便你用。”

 

  叶修本来只是随口一提,没想到苏沐秋真的在认真考虑,小眼神一下亮了起来。有了自制银武他的底气更足,到时候也能会会侵占了他身份的叶苏。

 

  “你什么时候比赛?”

 

  “正式的说不准,挑战赛还有一周吧。”

 

  和苏沐橙PK之后叶修就得到了挑战赛单人赛的上场资格,还被老板拍肩膀说别紧张。他都打了十年了,就算换了个壳也紧张不起来啊。

 

  “一周……足够了。”

 

  书写满了自信的那双眸紧盯住荣耀的画面,苏沐秋轻笑地嘀咕道。

 

  “还真打算带哥装逼?”

 

  一周就新造一把银武出来,这可是人家整个技术部门的战力。叶修不是不相信苏沐秋的能力,只是他没想到纵使在这个世界还有人愿意为他做这么多。即便时光荏苒,有些东西却从未改变。

 

  “嗯,带你飞。”

 

  “要过两盘瘾不?”

 

  苏沐秋看着叶修换卡一时有些语塞,这让他怎么打啊?

 

  “你说,我打。”

  

  用一个枪炮师的账号登录到竞技场后叶修很淡定从容的补充道。

 

  “跟得上?”

 

  “要跟也是你语速跟不上啊。”

 

  相视一笑,没再多贫嘴叶修就随意进了房。

 

  在他俩曾经培养出的默契下虽然是苏沐秋说一句,叶修动一下,动作却熟稔得像是磨合过千百遍,流畅得赏心悦目。不到一分半就结束了虐菜行为。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,不说出去真没人敢相信是由两个人完成的。

 

  “刚才滑铲前的走位偏了吧。”

 

  “手生,不怪我哈。刚换了个身体总得熟悉一下。”

 

  叶修的脸T太有个人风格,苏沐秋怎么看都看不出他哪里换了个身体。再看那正握着鼠标的好看得不像他身体零部件的手,更是连拇指上仅有一个的月牙白都不曾改变。

 

  至始至终苏沐秋都觉得突然钻了个叶苏出来很不真实,虽然他自己作为幽灵活了这么久也很不真实。无论如何,他心里已经把逼叶修到这份上的叶苏拉进了黑名单,如果不是无法移动他早去找沐橙说清楚真相了。

 

  或许真的像叶修说的那样他还真的没什么用处,即便给自己揽了个做银武的活苏沐秋心里还是一阵不甘。

 

  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苏沐秋的不对劲,叶修潜意识的想站起来像以前那样捏捏某个忧心忡忡的人的脸。只是现在连最基本的触摸都没法做到了,于是他只好用嘲讽的语气开口。

 

  “沐秋?还傻着呢?看你那脸色,沐橙看见又得担心了。”

 

  “她又看不见。”

 

  苏沐秋也没想和他吵的意思,只是陈述一个事实。就冲着这句话叶修就能明白他肯定又是心里有事憋屈了。有什么喜欢一个人担着这点他们还挺像,放自己身上觉得理所当然,放苏沐秋身上他就浑身不舒服了。虽然说来别扭,可他不想看重要的人难受,因为他太懂独自一人承受的痛了。

 

  “……你怎么就知道她看不见了?枪系全能的苏沐秋大大不会连这点自信都没有吧。”

 

  “那也先让沐橙意识到这个世界的错误才行啊。”

 

  说不想和妹妹见一面那肯定是在说谎,只是苏沐秋实在对自己无力的现实感到焦躁不安。从前他一直都很有斗争心和行动力,在荣耀上随时和叶修比来比去,还专门让苏沐橙保管了个写有胜负记录的本子。在叶修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却只能傻望着,那他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义?

 

  “你就这么不相信哥和沐橙?她又不傻,迟早会看出点端倪。至于那个叶苏——就像你以前说的,只不过是从头再来。”

 

  即便手里操纵的是枪炮师,叶修的动作还是那样干脆利落,眼底迸溅出的斗志让那平庸的角色显得与众不同,仿佛能扫清一切障碍,将不屈不从贯彻到底。

 

  “怎么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土的打法……”

 

  从第一次被一叶之秋在竞技场被打倒开始,“论打法有多土”就成了苏沐秋嘲讽叶修的惯性用语。

 

  “别忘了当年就是这么土的打法把你给打趴下的。你就别瞎操心了,有我在呢。”

 

  不知道叶修有没有好好理解到他复杂的心思,苏沐秋还是蓦地放松了下来。既然他无法做点什么,现在只能全心全意相信叶修。在这个世界只有苏沐秋才能作为无依无靠的叶修的后盾,相信他能如记忆中那样披荆斩棘。

 

  “怎么啦,被哥帅哭了?”

 

  “……帅哭个鬼。”

 

  见苏沐秋都有力气递眼刀了,叶修就放心了。

 

  后来按“你说我打”的方式又折腾了几盘,叶修就被公会的人急匆匆的喊去抢Boss了。旁边的苏沐秋都快把屏幕盯出个洞来,就是没法碰到键盘,让叶修一时心情大好。

 

  “还是你说我打?”

 

  “打Boss还这么搞不怕玩脱么。”

 

  “不怕,有你陪我作死。”

 

  想当年一叶之秋还真没少和秋木苏一起作过死。感觉还挺怀念。

 

  两人的配合有惊无险,情势一度变得混乱。甚至真的有人怀疑这个操纵着叶修小号的人不是本人。今天叶修没开麦,苏沐秋的技术也远比他华丽,也难怪有人怀疑代打。数次心脏的尔虞我诈后Boss还是归嘉王朝所有了,看仇恨拉稳了叶修才缓了口气。

 

  揉了揉僵硬的手指,他才意识到自己有点逞强过头了。无论怎么说要在混战下用言语配合都很困难,但不做到这个程度上他的手也没法早点适应。

 

  这一战后苏沐秋说得口干舌燥,叶修觉得他也是蛮拼,比黄少天一场比赛下来说的字还要多上几倍(虽然能省的都已经省了)。

 

  达到额外训练量了叶修也不多折腾,洗漱之后不管房间里有个苏沐秋,当面换了一身衣服当睡衣就躺到了床上。

 

  如果不是苏沐秋现在摸不到,和叶修挤一个床后他又可以正大光明的摸人形抱枕的小肚子了。他早看惯了叶修换衣服,刚才还是不禁把视线投到了那人白晃晃的腰上,瘦了点但好像不影响手感的样子。

 

  “嘿,沐秋大大不睡?”

 

  “我这样想睡也没办法。”

 

  准确说来是想睡也睡不着。哪有幽灵睡觉的道理?千百个夜晚他都是看着窗外的月光,数并不存在的星星过来的。

 

  “连觉都睡不了,还真是辛苦你了。”

 

  “那是。”

 

  无视了被子,苏沐秋直直的躺到了叶修身侧阖上了双眸。

 

  “等等,你不是说没法睡吗……”

 

  “我没说不能躺着啊。”

 

  想象着自己身旁躺着一个发着光的幽灵叶修就浑身恶寒。还好这个幽灵长得还不错,仔细看上去也不是那么可怕。就算苏沐秋变成鬼了他还是不会认错,还是会因为这个人在身边而安心。

 

  “半夜起来吓死了算你头上。”

 

  “好好,你睡。”

 

  很想伸出手摸摸叶修已经乱得无法直视的头发,苏沐秋也的确这么做了,就是隔空这么做多少有些奇怪。

 

  叶修确实很累了,没过几分钟就陷入了沉眠,吐着均匀的呼吸。苍白的眼下的黑眼圈昭示着他又熬夜数天的事实。没少熬过夜的苏沐秋也不心疼,只是透过皮肤掐了掐他的脸。

  

  嗯,让你之前想掐我。

 

  之前叶修手一动,身子一侧苏沐秋就看出他想像以前那样顺手捏他一把让他回神了,而现在就是等待了多年的报仇的最好时机。

 

  “晚安,叶修。”

 

  苏沐秋笑着端详只有在熟睡时才会显得毫无防备的这个人的面容,低声在他耳边呢喃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 B C

时间线混乱后发觉自己之前写的大纲完全不能用了呢(吐血

待我想想怎么改再更新_(:3

评论(9)
热度(682)
©暮倚澄舟 | Powered by LOFTER

一条垂死挣扎的咸鱼。/傻白甜即正义。/自带手癌BUG/是个无所事事的废人/退圈爬墙啦/cp@朝